易彩堂

最新动态

当前位置 :易彩堂 > 公司简介 >

90年代上海滩最感人的纪录片:一个不被接受的女儿,后来怎么样了

作者: 时间: 2022-06-16 16:56 点击: 85次

在1993年的夏天,上海电视台8频道有一个《纪录片编辑室》栏目,其中一部《毛毛告状》在上海滩家喻户晓。

湖南到上海的打工妹谌孟珍,和上海弄堂一个腿有残疾的青年赵文龙相恋,阿珍未婚生下女儿毛毛,老赵却认为自己没有生育能力,拒绝接受女儿。

阿珍抱着3个月大的女婴准备打官司,当时毛毛还不到可以做亲子鉴定的法定年龄,在纪录片编导的介入下,毛毛顺利做了亲子鉴定,在镜头前,老赵悲喜交加地认了女儿。

在2003年和2013年,节目组对毛毛一家做了跟踪拍摄,把20年间这个家庭的变迁,又剪了一部《毛毛一家二十年》,当初那个不被接受的女儿,已到国外读书。

在2021年年底,有媒体找到了阿珍又进行一次采访,目前女儿毛毛定居美国,阿珍和老赵的现状,也让人有些意外……

毛毛一家的30年,一家三口所经历的悲欢离合让许多人潸然落泪,至今看来,仍然触动人心。▼

1 外来沪打工女子 与残疾青年的纠葛

1993年的初夏,上海电视台的编导王文黎正在拍摄关于民工潮的纪录片。节目组接到一个观众来电,一个外地来沪的打工妹抱着孩子到上海找孩子的生父,被拒之门外,走投无路,《毛毛告状》的故事就这样开始了。

1991年,24岁的谌孟珍是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民工潮影中攒动的一员,在她湖南老家的一切都指向了贫穷,阿珍关掉了裁缝铺,挤上火车来到喧杂的上海南站,前往闵行区七宝镇的一个车厂,负责烧饭和打扫卫生。

在车厂负责画图纸的上海本地人赵文龙,让小学五年级便辍学的阿珍心生倾慕,彼时老赵已年近40岁,还有带有残疾且需拄拐。

在两人关系还未确定前,阿珍曾对留在上海的态度有了些改观,讲不来上海话,普通话也说不顺,无法融入集体,没有人愿终日与单调乏味相伴……“回湖南开裁缝店不一定比上海混得差。”

回到老家的3个月里,老赵每周的书信如期而至,阿珍再次回到上海,两人日久生情互予了爱情。

1992年4月,阿珍怀孕,两人的关系却发生了裂痕——老赵觉得孩子不是自己的,阿珍曾有过一两天出门干活的情况,这期间老赵怀疑她有不忠的行为,没多久阿珍就怀孕了,并且老赵有着很大的缺陷,在3岁时得过小儿麻痹,现在都一直拄着拐杖。

两人为此吵了3个月,阿珍怀胎6月再次回到了湖南,1993年2月,26岁的阿珍在老家产下一女,起名毛毛。

她抱着毛毛又一次跑到上海,找到老赵要他认孩子。老赵始终拒绝承认孩子,他情绪愤怒,不相信自己有生育能力,认为阿珍是栽他,估计是想要个上海户口。

阿珍的思维很清晰,要带着老赵去医院和孩子做亲子鉴定。阿珍只能通过打官司,与他再次产生链接,她的诉求并不高,只是希望赵文龙出点钱抚养费。

2 “做爸爸了,高兴么?”

节目分为上下集,上集播出后,法院还未宣布亲子鉴定结果,两人的故事常被上海大街小巷的人们所讨论——“孩子究竟是谁的?” 说到阿珍时,甚至有不少功利化的解读和质疑——外来妹就是为个上海户口。

在庭审中,面对审理人员问询,老赵摆出一副满不在乎、桀骜不驯的模样,而阿珍抱着毛毛用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小心翼翼地回话,长凳上的两人产生了鲜明的对比。

1993年7月,审判员当庭宣读了亲子鉴定的结果,结论表明男方与孩子之间存在着亲生血缘关系,并对毛毛的抚养费和案件审理相关费用的承担作出了判决。

闭庭后,编导王文黎抱着啼哭的毛毛来到老赵面前,没有丢下狠话,而是说——“做爸爸了,高兴么?这是你亲女儿,怎么可以不抱一下就走?”

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:老赵心一下子就软了,他抚摸着毛毛胳膊和脚丫,傻傻看了一会儿后,突然抽泣了起来,在一旁的阿珍也捂脸哭泣。

隔天下午,节目组收到了一封老赵的忏悔信,信中写道:

“看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造成的。现在事实证明是我错了。上帝既然给了我孩子,那我就应该去珍惜她,爱护她,关心她,抚养她,担负起父亲的责任。”

信中老赵还表示,在自己不幸的40年里,能遇到阿珍,是不幸中的大幸,想和阿珍重归于好,建立家庭。

1994年1月,阿珍和老赵举办了简朴而隆重的婚礼,王文黎作为证婚人讲话。这场认子纠纷以“大团圆”画上了圆满的句号。

毛毛一家的故事,这才刚刚开始。

3 老赵从一个“屌丝” 变成了一位慈父

10年后的2003年,毛毛10岁正读小学,成了一个活泼大方的女孩子。

一场官司让赵文龙拥有了可爱懂事的女儿,还有一个愿意照顾他的老婆,在老赵的脸上,时刻挂着笑容。或许本来他这辈子一眼望得到头,拿着低保,瘸着腿过日子,没想到40岁来了个女儿。

50岁的老赵完全不一样了,他看着毛毛的眼神,从《毛毛告状》里的“屌丝”模样变成了一位慈父。

阿珍说,老赵很宠毛毛:

在毛毛还很小的时候,老赵主动承担了不少毛毛的照料职责,像平时给毛毛喂饭,至少个把小时,谌孟珍等得肠子都痒,再不吃,她要抓只筷子让毛毛“听话”了,老赵看得心疼,会自己拿个勺子一圈圈兜着,阿珍有洁癖,毛毛的尿布也多是他换的。

在这次拍摄的2年前(2001年),老赵因为身体不好退休在家,还得了一场小中风。养家的负担都落在36岁阿珍身上,她在流水线上工作,由于频繁换工作,加上没有竞争优势,工资只能勉强维持老赵的医药费和毛毛学费。

当年的阿珍追着要老赵负责,现在的老赵离不开阿珍的陪伴,曾经怒目相对剑拔弩张对簿公堂的两个人,就这样把日子好好过下去了。

毛毛10岁生日这天,一家人买个小蛋糕吃已经算是奢侈的事。老赵跟毛毛说:“出生在我们这个家太倒霉了,(毛毛不笨的)出生在条件好一点的家庭就好了。”

阿珍诉说艰难时,也忍不住哽咽:她曾把毛毛机寄放到托儿所,别的孩子都有爷爷奶奶接送,毛毛只能等她到晚上7点……毛毛听了在一旁轻拍安慰着妈妈。

尽管生活辛苦不如意,但毛毛一家的状态,给人的感受是很乐观很通透的那种。夫妻俩最开心的事是毛毛健康懂事、成绩优异,守住这个家就能守住孩子的未来。

时间来到了2013年,阿珍离开工厂做起护工,而毛毛已经在美国读书2年了。

阿珍做着家政服务的工作,一天要去4家人家工作。在上海20年依旧难以适应,她最大的愿望依然是早点退休,回到老家乡下去。阿珍想把老赵也带回老家,正好医保全国都通了,看病方便。

问起毛毛是否看过关于“爸爸不要她”的那部片子,阿珍说当时有拿给孩子看过,毛毛当场就哭了,立马打电话过去骂了爸爸一通,不过之后很快就好了。

毛毛很让人省心,中高考都没有让父母焦心过,2011年高考过后,成绩优异的毛毛一直没等来录取通知书,毛毛一家决定接受好心人的帮助,去美国申请大学,就在前往机场的当天,他们接到街道办打来的电话,说毛毛的录取通知书送到了,命运似乎总在和毛毛开玩笑。

拍摄时,阿珍已经两年没有和女儿相聚了,来回一趟要几万,他们家完全承受不起。毛毛在美国的监护人,邀请阿珍能去美国看毛毛。但阿珍拒绝了这个好意,美国她还是想去的,她希望以后自己能攒够钱去看女儿,并当面谢谢人家。

这20年的变迁,节目组制作了一部《毛毛告状》的续集——《毛毛一家二十年》,视频的最后,毛毛从美国发来一段音频:

“原来到现在还有许多人记得并且关心着我,算起来,从我三个月大开始因为王文黎老师,我和纪录片结了缘,到现在都快20年了,这20年来,王老师仍然一直与我们家保持联系,给予帮助,我打心里都非常感谢她,我能有机会国外念书深造,和所有关心我的好心人是分不开的,感谢的话说再多也比不上行动,只等我学成后尽己所能回报曾经给我帮助的社会和人们。”

4 第3个十年 “把苦日子当成好日子过着”

这个90年代上海的前卫故事,马上就要30年了,毛毛一家现在怎么样了?澎湃人物在去年采访了54岁的谌孟珍。

2020年4月,因一场前列腺手术,老赵留下心理创伤,同时被诊断为老年痴呆,用药后老赵状态狂躁,时常在家中暴走,阿珍不准备把老赵送去医院,怕他在里边受欺负。

阿珍的弟弟来帮忙时看到姐姐的处境很担心,也会说起同村那些优秀出嫁的例子,比起老乡车子一台又一台,个个当老板,姐姐的日子显得有些惨不忍睹。

阿珍的心态很平静:“好也过一世,差也过一世,现在人都老了,还有什么值不值得?”

老赵一生病阿珍就联系在美国定居的毛毛了,毛毛提出回国,但阿珍不答应,不想把女儿的下辈子也给他。

两人的退休金负担目前的医药费有些勉强,在老赵病情稳定后,阿珍继续做起了护工补贴家用,在工作间隙,阿珍通过家中的智能监控看看老赵的情况。

赵文龙吃完饭在小区散步时,谌孟珍给他拉好拉链(澎湃新闻记者陈灿杰 图)

把一个日子没有盼头的残疾人生活拉回正轨,把他照顾得不错,阿珍有些成就感:

“我觉得我还是挺能干的一个人。至少我把这个家一手撑起来,而且也算过得红红火火的,不算富有,至少也是没有负债,这家也不是三分四裂的,我们过得还是挺不错的,对吧?”

夫妻俩有了新的相处方式,比如在闲暇时打打牌,阿珍还网购了很多花,时常照料它们,窗台上满满当当的花花草草,更增添了几分生活的美好。

不离不弃的阿珍和性格发生转变的老赵,这对原本不被看好的组合,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平淡,但也有些盼头。

阿珍的眼神,从始至终清澈明朗——她把苦日子当成好日子过着,靠着自己的手去创造出来的才是家。

易彩堂平台,易彩堂官网,易彩堂网址,易彩堂下载,易彩堂app,易彩堂开户,易彩堂投注,易彩堂购彩,易彩堂注册,易彩堂登录,易彩堂邀请码,易彩堂技巧,易彩堂手机版,易彩堂靠谱吗,易彩堂走势图,易彩堂开奖结果
易彩堂